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香蜜沉沉烬如霜第4集剧情 分集剧情介绍

来源:奋斗吧少年电视剧  时间:2018-02-10 13:58  浏览:
香蜜沉沉烬如霜第4集剧情 分集剧情介绍

就听见“嘭!”地一声巨响,那红毛小兽炸了毛弹起身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团红毛小狐狸,尚未来得及数清它身后拖着的尾巴数,又是“嘭!”地一声,眼见得手中那毛茸茸软绵绵的小爪瞬间变作一只修长的手。
沿着那手向上看去,就见面前立了一个约摸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着一身品红纱衣,唇红齿白,眉眼弯弯,盯着我的手看了半晌,逸出轻烟一叹:“唉,老夫活了这许多年也总算被人非礼过一回了,甚感慰足,甚感慰足。”
继而,泪涔涔地抬头反执起我的手:“不知汝是哪家仙童?姓甚名谁?”
我想了想,虽然它说什么“非礼”我听不大明白,但“仙童”我还是不敢妄自冒充的,但在天界仙家面前承认自己是个精灵大抵有些丢脸,于是我清了清嗓子与它道:“唤我锦觅便可,仙童不敢当,不过……呃……不过是个半仙罢了。”修仙修了一半,可不就是半仙嘛,对于自己发明的这个词,我颇有些自得。
“半仙?看来我这个午觉睡得委实长了,天界竟又多了个仙阶。”携了我的手抬眼环顾四周,“这不是旭凤的园子嘛!如此说来,你便是旭凤的仙童了,我就说旭凤这娃儿虽然脾气不好,眼光却是极好的,瞧挑的这仙童水灵灵的小模样。”
说罢,还捏了捏我的脸颊。我闪了闪,没有躲过,有些愤愤,“我不是那焦凤凰的仙童,我是他的恩公。”
“恩公?”那人两眼迸光,拉了我的手席地坐下,“来来来,小锦觅,与我说说。我最欢喜听故事了。”
我挣来挣去愣是挣不开这个狐狸仙的手,只好与它说那来龙去脉:“那凤凰烧焦了,落入花界……”
“啧啧~落难公子。”狐狸摇头晃脑打断我。
“我碰见了……”
“啧啧~灵秀小童。”狐狸摇头晃脑打断我。
“与他渡气……”
“啧啧~肌肤之亲。”狐狸摇头晃脑打断我。
“他醒转过来……”我转头瞧了瞧狐狸,见它眼汪汪地托腮瞅着我,我巴巴地回瞅它,瞅来瞅去,它终于按捺不住,“怎的不往下说了呢?”
“我在等着你的‘啧啧’。”我坦然应道。
它了悟地“啧啧。”了一声,我便继续往下,“后来,焦凤凰为报恩于我便将我带至天界。”
“啧啧~情爱便是这样发芽的。”狐狸仙一脸高深摇头晃脑,忽地抚掌笑赞:“经典桥段,甚得我心。”
趁它抚掌之际,我迅捷地收回自己被它握住的手,放在鼻下嗅了嗅。
呃~怎么没有传说中的狐臭。
那厢,狐狸仙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可叹是个男童,我家旭凤眼看着便要断袖了。”
我又糊涂了,且不说“断袖”是个什么东西,单它说我是男童我就不明白了,怎得那焦凤凰又说我是女身?后来我才知晓,彼时因我着了男童的衣裳,那狐狸仙才将我认错。
我正糊涂着,那狐狸仙却一脸玄机对我招手,“小锦觅且附耳过来。”
我凑上前去,它在我耳边郑重道:“其实,‘报恩’这词原是我起意拟出来的,不知怎的传着传着就把其中一个字给传错了,枉费了我一番初衷。”
转眼间,狐狸仙变了枝小树丫在手,在满地花瓣零落中一笔一划写下一个大大的“抱”字,道:“此乃正字。抱恩抱恩,无抱怎还恩!”
言毕,甚是洒脱地一甩红袖,将那小树丫一抛,笑吟吟地看了看我,从袖中抽出一根锃光发亮的红丝线,甚是慷慨的样子道:“看在侬是天上地下第一个非礼过本仙的人,派侬一根红线,将它系在旭凤的脚踝上便可情路平坦,逢凶化吉。”
我正要接那狐狸仙口中神奇的红线,空中闪过一道七彩光芒,绚丽堪比霓虹,晃眼得很,定睛一看,却是那焦凤凰不知何时飞了回来,现下正睨了双吊梢眼儿立在一旁,“月下仙人如今是益发地慷慨了。”言毕,略撩起锦袍下摆,脚踝上赫然系了五、六、七、八、九、十根红丝线。
凤凰一把将它们扯下放在狐狸仙手上,“想来月下仙人红线十分富足,然则能否不要再将其赠予旭凤府中仙子侍婢,也算是美事一桩了。”
狐狸仙捏着那一把红彤彤的线,揪了揪衣襟,长吁短叹:“凤娃如今大了,侄大不由叔啊!想当年,你还是只绒毛未褪的小鸟儿时,最爱的便是在我府中红线团里打滚。现如今,连称呼都如此生分,老夫怅然得很,怅然得很哪!”
凤凰的脸抽了抽,我顿了顿。
沉吟片刻,顿觉得“凤娃”二字妙不可言。
“叔父言重了。”凤凰抱了手作揖作得很有些勉强。
我立在一旁,没有说话,主要是由于我内心活动比较丰富。我看看狐狸仙十五六岁少年稚气未脱的模样,再看看高出他足足一个头的凤凰,十七八岁傲然挺拔的模样,竟然是叔侄。果然仙不可貌相。
狐狸仙一团和气地执了凤凰的手,亲切道:“我侄甚乖、甚乖。如此称呼方显一家和乐。”
一边又道:“锦觅这小仙童,我看着甚好,不如你便收了房吧。”
“锦觅?何人?”纵然周身祥云笼罩,凤凰的脸色却不好。
我咳了咳,示意他我便是那个“锦觅”。凤凰冷眼看了看我。
狐狸仙又来执了我的手道:“不知锦觅仙童名讳中的mi可是‘蜜糖’的‘蜜’?”
我说:“非也非也。”
“那是哪个蜜呢?”狐狸仙问得恳切。
我正待回复,凤凰却不甚耐烦,插道:“想是‘寻觅’的‘觅’吧。”
“非也,乃是‘觅食’的‘觅’。”我郑重其事地纠正他,虽然同字,但意义才是重点。
“妙!妙得很!”狐狸仙赞叹。
能领悟到我名字的内涵十分不易,我一时十分感动,遂将狐狸仙引为知己,便无视了一边表情不甚好的凤凰。
“不知锦觅半仙年方几何?生辰八字多少?何方人氏?家中人丁几许?……”
凤凰皱眉咳了一声将言语恳切的狐狸仙打断,“旭凤适才从紫方云宫来,听闻天后新近得了一根针眼颇大的神针,叔父眼神不好,又喜夜里穿红线,想来若得了这神针应大有裨益。”
那狐狸仙闻言一时喜上眉梢,勉力踮起足尖伸手拍了拍凤凰的肩膀,“还是凤娃乖觉,比润玉那娃儿不知好上多少。待老夫给你许配个好人家,哈哈哈!”
笑得乐呵呵临走之际仍不忘偕了我的手道:“其实,断袖也无甚不妥。”
第五章
时间过得张牙舞爪,光阴逃得死去活来。
满算算,我已滋润自如地在月下仙人的姻缘府中住满了两轮月圆月缺。
那日,月下仙人走后,我与那倨傲的凤凰怎么看怎么觉着相看两厌,便辞了他,蛰摸着出了园门,一路逛去。却不想这天界实在是大得很,我又不屑于腾云驾雾,走了许久直到天边霞光泛起月宫点灯也没看到个称心如意的景或是遇到个有趣解乏的人。正恹恹抱了团云彩发狠啃着,就觉眼角一片红彤彤的颜色恍过,抬头一看,却是在凤凰园子里遇见的狐狸仙正喜滋滋举着根绣花针哼着小曲从我面前踏云飘过。
“月下仙人且慢行。”我抛了手里那团被嚼得零落的云彩,出声唤他。
狐狸仙非但没停,还一径儿往前飘了一里又半,眼见着就剩下个红点了,却突然折返回来,弯了一双溪水般的眼蔼声问我:“适才可是仙友唤我?”
我抹了抹额角,“正是在下。”
狐狸仙望着我咬了咬红艳艳的唇似是在拼命回忆什么,最后面上一片霁云散去豁然开朗道:“嗬!这不是摘星馆的留月仙使吗?几十年不见,愈发地青春年少了呀!”
我晕了晕。
狐狸仙见我面色迷惘,太半觉得不大对,突然哈哈一笑执了我的手,“看我这眼神,分明是银河宫的铜雀使者嘛!使者莫怪,见了织女还替我捎句问好,有劳有劳。”
此刻,只觉着一群野驴在我的脑子里奔跑呼啸踩踏而过,然后,我禅定地明白了一个事情,这狐狸仙的记性恐怕有些不牢靠,比之老胡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呃,我与狐狸仙晌午时分方见过,在下名唤锦觅。”
狐狸仙歪着脑袋瞅了我半晌,皱眉咬唇天人交战一番,终于大彻大悟:“唔!旭凤的园子里……半仙……断袖……锦觅!”
实在不易,我赞许一笑。
狐狸仙显然十分高兴,热络地问我吃是没吃,住在哪家府邸。
我从善如流地与他道我今日方从花界上来,尚未觅得个好的食宿之所。狐狸仙听说如此万分热情喜悦地邀我前去他的府第。
我便顺理成章地在月下仙人红彤彤的姻缘府里住到了现在。
撇去热情的狐狸仙和姻缘府里来来往往喜欢摸我脸蛋的仙姑们不说,这天界确是个奇奇怪怪的所在,首先一项,便要数花草绝迹这一事。
我虽不是个正统的花仙,但好歹是个修炼中的葡萄精,除去修炼这头等大事,剩下的便是采花酿蜜以备受个伤什么的好有蜜酿可疗,哪知那日我挎了篮子在狐狸仙的园子里转了半日也没有摘到半片叶子。
且莫要看那园子里芳草萋萋、百花怒放的好景致,但凡我伸手掐下一朵来,那花儿便眨眼化作一缕云烟飘散而去,甚是离奇。
是夜,询问月下仙人,他摇头晃脑唏嘘感慨半日,方才深沉与我道:“春去不复来,花谢不再开。此事缘由不便道明,乃系一段旷世情仇。”又连叹三声,“情之一字呀……”
呃,“情”是个什么物件?罢了,但凡和提升仙力无关的事情,我太半都没有兴趣。
在狐狸仙颠倒简略的叙述中,我大体晓得几千年前,如今的天帝与先花神结下了个了不得的大梁子,先花神一怒之下施法毁了天界所有的花草,从此,天界寸草不生。但长长久久这样秃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天帝便用云彩化出万千花草遍布天界,总算让天界又恢复了颜色。只是这花草诚然并非真实,但凡摘下便露出原貌,化作云烟了。
我也总算明白了一件事——在天界我是不要妄想酿蜜了。
故而,我日日除了打坐练法,甚是悠闲。对比起来,狐狸仙倒是繁忙得紧。
每日寅卯交界之时,便有一个小仙倌背着一只沉沉的布袋子上门,袋子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条子,姻缘府的仙使们忙碌地将这些纸条分门别类登记成册后,按卷交到狐狸仙手中,狐狸仙便坐在一团团一簇簇的红丝线中开始一面翻册子一面穿针引线。
不知练得是个什么奇怪的法术。我也曾好奇地看过那袋子里的字条,无非写着“小女子柳烟,杭州柳家长女,年方二八,求请月老大人为小女子觅得佳婿,愿郎貌比潘安,才胜李杜,情比金坚……”之类,林林总总。
这条子上的字我个个看得明白,但组在一起我却又不甚清楚,只知是要求狐狸仙办个什么事。请教狐狸仙,他神色肃穆地看了我半晌,“锦觅年纪尚幼不晓得情事乃情理之中,不过既然日后要与我那二侄子断袖,还是早些通晓得好。”
第二日清晨,我睡眼朦胧地推开门,看得门口乌压压一片以为天还没亮,刚要转身回去继续睡却被突然钻出的月下仙人吓了一跳。
“小锦觅,这便是我多年珍藏的情爱书册春宫秘图,先借你瞅瞅,开窍要从理论开始哦。”狐狸仙笑眯眯地掸了掸额前发丝,扬手指挥一边的仙侍,“快快快,且都搬进来吧。”
TAG: